【當期展覽】一花一世界:呂淑珍陶塑展 2017.03.04~04.09




一花一世界:呂淑珍陶塑展

The World in A Flower:Lu Shu-Chen's Ceramic Sculpture Exhibition

展       期:2017.03.04~04.09

開幕茶會:03.04 (Sat) 15:00


女人的情意世界──關於陶藝家呂淑珍的裸女造像(節錄) 

文 / 莊秀玲   現代陶藝評論、策展


        綜觀呂淑珍30多年來的創作,女人與花是不變的主題與主角。如果說前30年的作品,她是透過女體的姿態神情與花的象徵意涵,娓娓道出她與周遭女性朋友生活中的點滴與心緒起伏轉折;每一位女性都有自己的故事,傾聽者或許會隨之悲傷、隨之喜悅、隨之感動,她將這些關切與疼惜表現於作品中。近年來,已進入耳順之年的她,體悟到女性最重要的是心靈內在的風景,於是以女性裸體造形訴說現代東方社會中女性的角色與定位,也提出了觀看女性裸體的新角度;是一位女性藝術家的自我凝視、描繪與再現,揭示東方女性、台灣女性的生命本懷與內在情思。

        如2016的《迎風》,在一片花草叢中,女主角高舉了雙手撩撥飄逸的長髮,閉眼享受著迎面而來的微風與花草香味,不覺身上披掛的薄長紗已滑落、袒露了胸前的圓峰;她是如此地陶醉於當前的美景中。呂淑珍在陶板上運用刻與繪交替的方式來表現女主角,是幾乎用粗細一致的刻線,猶如未經訓練的素人,繪出身體的輪廓線與風吹動薄紗的樣貌,再用簡單且素樸的色彩,表現出柔嫩的肌膚以及薄紗與肌膚之間的空間感;那未經修飾的粗獷刻線與未細膩塗染的色彩,生動地將裸女身體的量感清楚地表現出來,而壓印有網狀紋飾的底紋是關鍵;是底紋加上隨性的刻線與簡單的色彩布局,讓整件作品顯露出土坯的本然韻味,而顯得樸拙且一派輕鬆,女主角也就更加輕盈自在,而散發一股自然而然的悠閒神情。又2016年的《大地的母親》,介於雕塑與淺浮雕之間的裸女半身塑像,一樣以簡筆的刻與繪交替方式來表現,薄紗底下的胸部、蠻腰、微凸的小腹與曲線明顯的大臀部,女性的特徵明顯清晰,是玲瓏有緻、十分誘人的女性模樣。這沒有頭部的半身像,猶如遭破壞的古希臘羅馬時期的女神石雕像,但在作者樸拙的製作手法中充滿歷史感,也更直接地展現女性嬌柔的風韻。

        2015年起,呂淑珍也嘗試在細膩的瓷坯上創作,如《四美圖》方瓶,一樣以簡筆的刻與繪交替方式來表現,卻另有一番風情。方瓶的四面繪製了四位姿態各一的裸女,一樣如同在陶板上的刻繪技巧,以粗細輕重一致的刻線,再描繪上黑色色料,勾勒出或坐、或蹲、或跪的四位裸女,雖然有沒明顯的空間感暗示,依然可以明顯地感受到女性豐腴的身體量感。第一位是蹲坐但兩腿大開的女子,頭部往左肩傾斜、長髮披掛於左胸前,右手撩撥耳際的長髮,雖沒有薄紗披掛於身上,但身體的姿態仍透露出一派地輕鬆、自在;其二,以蹲姿、雙手作抱拳狀,雙手手肘靠在雙膝上,低頭沉思,彷如作祭拜狀;其三,如坐於小板凳或小台階上,雙腿彎曲微開,雙手掌擱放於雙膝上,頭部略為右傾,靠於右肩上,閉上雙眼彷如休息狀,正在小憩中。這些裸女的姿態樣貌,讓人想起,鄉下三合院中的農家婦女,在家門前的小台階或小板凳上,或是歇息,或是準備起身工作的片刻。這些辛勤勞動的婦女,是社群中默默的奉獻者,因長期勞動而有強壯的雙腿、厚實的肩膀與手臂,雖然少了嬌柔優雅的模樣,卻有一股直率爽朗的真性情,一樣魅力有餘。

        呂淑珍,好一位認真的女人。她一路走來,懂得關愛、知道自省;以自己的親身經歷,理解與關懷台灣社會中的女姓角色,更在歲月的淬鍊下,自信地為她者發言。裸女的形象,在情慾與美感之間,一線之隔而已。她的裸女,不是性感,而是感性;不為男性或他者的眼光而作,是為自己、為同時代的女性而作。她不特別描繪臉部的表情,而是以身體的姿態來傳遞細微的情緒變化,更有其獨到之處;她筆下的裸女沒有羞澀、沒有無奈,而是充滿了感性的愉悅,接受與享受身為女人的一切風情。







【公告】小畫廊祝您新年快樂,平安康泰!


感謝謝大家一年來對小畫廊的支持與鼓勵,
在此祝福各位朋友,金雞年平安康泰,萬事如意!

我們將於1/27~2/1農曆春節期間公休,2/2回復正常營業間。

新的一年,小畫廊將呈現更多元、精彩的展覽。
春季第一檔為「一花一世界:呂淑珍陶塑展」,
展期為2017.3.4~4.9,並於3/4(六)舉行開幕茶會,敬請期待!